信赢

 QQ截图20180625134639.png

云电英纳 总经理

 
  紧抓历史机遇 坚持创新驱动 立足“科技强区” 实现跨越发展
  信赢创业感言:超导应用项目的成功,再一次证明了中国人具有在世界先进科技领域中自主创新的能力,提升了我国在超导应用领域的地位,我作为一名曾经多年在美国工作和学习的留学人员,倍感自豪和骄傲。超导电力技术的真正价值不在其尖端性而在其市场潜力。据估算,在未来的二十年仅国内超导电力设备就有数百亿元的市场发展潜力。
  每逢国际超导应用领域开论坛,主办方会千方百计邀请他,或是问他是否有演讲论文,因为别人急迫了解他又“跑”出去多远;他和公司团队研发的世界最大功率的超导限流器刚成功,就被美国权威研究机构刊登在呈给美国能源部最新报告的封面。
  这是行业领先者的“待遇”,也是海外学子信赢归国创业八年的市场“测评”。
  “不安分”的创业心
  信赢在美国获得高温超导博士学位,在美国中西超导公司工作8年,先后任材料研制、超导块材应用及超导导线等项目负责人,担任过美国海军和能源部超导应用项目首席科学家。他拥有6项美国发明专利、近50篇SCI或EI收录的科学论文、近20篇国际会议论文,尤其是在铊系高温超导材料的材料合成、结构分析和块材应用技术上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
  轻松的中产生活,独立的房产,女儿在当地上大学,是什么力量让信赢选择回国创业?
  就因为信赢得知中国成立了第一家超导技术应用公司。
  看到国内对超导技术的需求,他内心的创业激情开始涌动。事实上,早在美国时,信赢不仅是超导科学家、技术领军者,还一直有“不安分”的创业心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美国互联网产业刚兴起的时候,他曾经开过IT公司专做电子商务。
  2001年底雪花纷飞的时节,信赢来到开发区这片他后来称为最像国外Corporate park(企业公园)的地方,入主北京云电英纳超导电缆有限公司。
  “临危受命”促研发
  信赢到来之前,云电英纳的总经理是位标准的职业经理人,但不懂技术成了“致命”的短板。
  接任者信赢在技术上不存在问题,不过,信赢很快也遇到了“麻烦”——他习惯了在美国的超脱式管理,用他的话说,“只想做司令员,不想当政委”。但信赢发现完全按西方管理方式处理公司事务,并不时时有效。于是他逐渐融合东西方管理,技术研究和员工管理并重,并处理好企业的各种社会关系。
  管理问题理顺后,信赢带领着团队开始技术攻关。2004年7月10日,一组33.5米的超导电缆在云南普吉变电站并网运行。这是继美国、丹麦之后由我国自行研制开发的世界上第三组高温超导电缆,多项技术创新使其在主要技术参数上领先。
  如今,这组超导电缆已经输电超过六亿千瓦时,成为目前世界上运行时间最长、送电最多的超导电缆。
  为科研成融资“专家”
  云电英纳85%的员工都是技术人员,“要使高温超导研究走在世界前列,必须有一支面向世界前沿的团队。”信赢带着他的团队掌握了超导电缆研制技术后,又开始了超导限流器的研发。
  事实上,开发超导限流器的设想,信赢早在回国之时就在酝酿了。
  现代供送电已经是大电网时代,系统容不得一丝闪失,超导限流器就是大电网短路电流引起脆弱性的一种解决方案。
  但研发限流器需要大笔资金,一个项目往往就要两三千万元。“资金的问题不能解决,项目马上会卡在那做不下去。”信赢坦言,云电英纳最棘手的问题一直是资金,几年下来,他锻炼成了融资和谈判“专家”。
  云电英纳已研制成功35kV饱和铁心型超导限流器,安装在昆明普吉变电站并网试运行,申请了30多项专利。这是目前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、容量最大的超导限流器。
  对技术从不满足的信赢已经开始220kV超导限流器的研制。“‘十二五’的时候,云电英纳要把500kV的限流器开发出来,那将是未来利润最高的超导电力设备!”信赢说。“现在,我只是欣慰;等到超导限流器真正产业化,那才叫成功。技术上来讲,就像红军长征,已经过了雪山和草地,延安不远了。”信赢预测,也许三五年,这个前景就能看到。

相关新闻
关闭
xxfseo.com